负舟之水。

且夫水之积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

悄悄把cos照扔这儿。

【亮良】书

瞎几把写qaq。
梗源高考浙江卷作文。
(现在发有点迟了hhh)
病友帮改了一下xd。

——
不知从哪儿听来的。
有人说,人生有三本书,一本是有字之书,一本是无字之书,一本是心灵之书。
这话于张良来说不假。

他那本有字之书,写满了主的真理,是被他当做珍宝看待的,或者说,是他的信仰——在他还是那个虔诚教徒的时候。
他每日都会拿着那本书,向世人宣扬着主的大恩大德。有些人追随他,与他一起宣扬他们所信仰的真理,有些人却嗤之以鼻,藐视他、他们、乃至那本书。

可到了最后,那些追随他的人一哄而散,对他如同逃避神的惩罚般唯恐避之不及。那些嘲笑着他的人依旧保持着他们一贯嘲讽的表情。
——他被当做异教徒活活烧死。
而那本书也随着他生命的...

【亮良】前辈的房间里有什么?

亮良。军师组。
设定是现代同居
短打,有ooc_(:3」∠)_

自打诸葛亮住到张良家里的那一天起,他就按耐不住好奇心想要看一眼张良的房间。
因为那真是太吸引人的注意力了——屋内几乎所有的门都是半掩着或是打开的,独独那一间把门锁得严严实实的。
诸葛亮也想过趁张良不在悄悄溜进去看看,哪知张良一走就把门给锁上,丝毫不给诸葛亮机会。
但诸葛亮哪是遇到一点困难就放弃的人?他甚至还写过一篇关于如何潜入张良房间的计划——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张良看见了那张写得满满的纸。
张良愣了半天,就当诸葛亮以为张良会答应打开门满足他的好奇心的时候,张良出了声。
“你放弃吧。”

坚强的自己,一点都不想看前辈的房间。
诸葛亮这么想着,吃掉了...

【邦良】鬼知道刘邦怎么追到的张良

邦良。校园背景。
大半夜瞎写。傻白甜大概(……)
zzz好困啊……

正如所有的偶像剧一样,苦情男二永远追不到女主。刘邦觉着自己现在就是像这么个男二似的。
他心心念念的女主——准确来说这是个男的,名唤张良。按着刘邦的话说就是聪明可爱天真善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明眸皓齿肤如凝脂……。总之刘邦所知道的所有褒义词,全一股脑儿的压给了张良。
据刘邦的发小韩信说,刘邦这一套说辞在自己身上都没用过,要知道刘邦向来以“全世界就老子最拽最酷”当做自称。可这一段话他可是天天挂在嘴上,而且只用在张良身上。
……顿时就嗅到了一股奸情的味道。
于是韩信某一天拐着弯儿问了刘邦你是不是喜欢张良,哪知刘邦还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还向韩信...

瞎画。
子休休盛世美颜画不出来orz。

【邦良】世界的尽头

※大晚上瞎写的。
※刷lof时的灵感
※试图扩列
※是个糖(自以为)
※哪儿不好指出来我改qaq。

——世界的尽头,有什么?


“子房,这世界的尽头,有什么?”

一个毫无头绪的问题将白发的军师问的有些茫然。
“……。”
“是信任。”
从嘴中突然蹦出于想法不同的答案。他明知这不是最真的答案,但仍是选择不做更改。

——可最后。
红发的武将被悬吊于长乐宫中,或多或少积累着功勋的臣子,被接连赐死。
白发的军师不仅感到害怕,还在为他的君主默默担心着。
……但还是不想死。
“臣张良……奏请陛下允臣回下邳安享晚年。”
要说的话仍是习惯性的梗在喉头,咽了下去等待着时间将它慢慢消化。
怕是没有机会再说了。


“主教,这世界的尽头,有什么?”

年轻的...

【邦良】爱……?


cp邦良。
ooc我的。

今天断电了。
张良如是想着,翻开手边的书打算看,奈何闷热的天气一直压迫着他的神经。

终于在看完了书的第三章后忍着烦躁的情绪把书放下。起身将窗户开的更大,以求更多的凉风。

张良掏出手机,想利用手机消遣一会时间,却按下了“数据连接”的图标时才想起本月流量已经用完。

“啧……。”张良把手机扔掉床上,打算好好静下心来。

明天和虞姬他们出去玩……去哪呢……最好是个有空调的地方……不行,越想越热了……

“叮咚。”

手机的提示音将张良的思绪拉回来,张良拿起手机,却发现是清理手机垃圾的提示。

张良想着这手机删删东西应该还能用,手指移动着,开始迅速删除垃圾。

“怎么手机里有这么多的照片……。”张良粗略的扫了...

【信良】花黄心枯

信良 校园背景
ooc归我xd
略邦良信白

阵阵的秋风吹的张良头有点疼。

秋天了,学校门前种着一棵桂花树,每逢花开之时,便会飘来阵阵桂花香。张良很喜欢桂花,光是闻着桂花的香气,浑身都变得神清气爽。

抬头看了看进进出出的人群并没有自己想找的,便继续低头刻苦钻研英语。

背的正入神的时候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张良吓得差点把书扔了。有些生气的回头看却看到自己苦等已久的人的笑脸。

“我说子房,你刚刚那个样子好可爱。”
“滚。”

张良也不是很能搞明白自己。他所在的班是全校放学最早的一个,他却为了等韩信等到最后一个班出来。
大概是夏天的时候脑子热坏了吧。张良想着,裹了裹自己身上单薄的衣服。
应该多穿点的。

韩信看着冷得微微颤抖的张...

© 负舟之水。 | Powered by LOFTER